总浏览数:
在线人数: 
投稿人数: 11205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原创文学 > 详细内容
父亲的背影
直到底部
分享:
作者:杨敏 发表时间:〖 2020-5-15 浏览人数:〖 32556

    父亲是个缄默的人,对我管教很严。我们很少交流,可我们彼此又深爱着……
    好多年前,幼小的我被一种莫名的病痛折磨着。记得那段日子里,每天早晨,父亲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我抱到车座上,向医院蹬去。我们的足迹踏遍了市区、郊区乃至县里的大大小小的医院。父亲的自行车载着我走过柏油马路和乡间小路。一路上,父亲忧心仲仲地蹬着车子,我坐在后面轻轻地咳着,默默地数着父亲飘落在后背上的一根根黑发。父亲急匆匆地奔向挂号处,我立在那儿,看着他那高大的背影凑到矮矮的窗口前。然后他领我坐到大夫面前,急切地向大夫讲述我的病情,渴望的目光从大夫脸上挪到我脸上时便化成了怜爱和忧虑。大夫把一张单子递给父亲,父亲捧着它又是急匆匆地奔了出去,高大的身影从一个窗口移到一个窗口再移到一个窗口……
  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转眼间,我一天天地长大了,我的病也一点点地好了,父亲的背影从医院的候诊大厅来到了我放学的路上。放学了,父亲在校门口接过我肩上的书包,在前面走着,我不远不近地跟着,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父亲的背影,幻想着有一天也能如他这般高大。下雨天,父亲便会打着伞等候在校门口,拿过我的书包,递给我一把花伞,又走在头里了。雨声如潮,我撑开伞,跟着父亲的背影。父亲把我的书包挂在脖子前,用左手护着书包,弓着腰,把伞尽量前倾着,走得颇费劲。那只书包一天天地重了,他重重地压在我的肩上,压在父亲的心上。又过了几年,它变成了一只轻巧的坤包——我工作了。可是,每逢雨天,父亲还是候在单位门口,还是递给我一把花伞,拿过我肩上的包。我说:“爸,这包是皮革的,不怕雨淋。”可父亲还是把它挂在脖子前用左手护着。我撑开伞,跟着父亲的背影。父亲的腰弓得更厉害了,这绝非一只坤包压的,我蓦地意识到——爸,老了。
    父亲老了,就在我对他的背影的企盼中,就在我对他的背影的注视下,一天天地衰老了。他的腰杆不再那样挺拔,他的步伐不再那么稳健,他的身体不再那样健壮了。于是,好多年前的那一幕幕又重新出现,只不过我和父亲换了个位置——我陪着父亲去看病。
    我掸去父亲肩上飘落的一根根白发,说:“爸,我搀着您走。”可父亲推开我的手,坚持自己走。于是,我们又一前一后地走着,我的眼睛又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父亲的背影:父亲已不似我印象中那般高大了,他的背微驼着,衣服有些松垮地罩在身上。横过人车川流不息的马路,几个顽童嘻闹着直冲撞过来,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,跑少去搀扶父亲。从医院出来,倔强的父亲再次拒绝了我的搀扶。我拎着药包望着父亲的背影,一阵阵心痛一阵阵自责。我突然体验到了当年父亲的感觉,那就是对亲人的一种刻骨铭心的爱。
    我的眼睛有些湿润。我擦擦眼睛,只见夕阳正深沉地出现在天际,它一点一点地映红了父亲那苍老倔强的背影。那一刻,我明白了人生中的一个朴素的道理:我们每个人的记忆里都会有一个背影。这个背影给了我们生命,给了我们爱。不管我们一生走多远,命运多么颠沛流离,这个背影都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当中。

  作者简介
   杨敏,生于1984年,山东潍坊人,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,文学硕士曾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半月谈》《文汇报》《诗刊》《大众日报》《星星诗刊》 
《新华日报》《知音》《深圳特区报》等报刊发表散文、诗歌、小说作品多篇.

投稿邮箱:【 toutiaowang111 @163.com 】
返回顶部
上一页    下一页   返回首页
文章获评星级:
网站推荐理由: 形象突出, 画面感强
本文作者权利:
权利时效起止: 自登载日起一个月
原创文学
调研之窗
案例评析
文章信息
荣誉殿堂
相关文章  
父亲的背影
山泉声(外两篇)
上一条信息:用人当“善用其长” 下一条信息:回忆黎建康局长在小溪“当家”的日子
总浏览数:   在线人数:   投稿人数:11205   头条网  版权所有 ©2015   本网站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,转载内容请注明出处。
网址:http://www.toutiao111.com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ICP备15011240号-1
咸阳网站建设咸阳网络公司八五互联八百号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