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浏览数:
在线人数: 
投稿人数: 11205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原创文学 > 详细内容
松坡寺遗址探幽
直到底部
分享:
作者:寸树新 发表时间:〖 2021-5-25 浏览人数:〖 83899

 

多年前与妻伯到二道槽上坟,归途经古柏掩映、稍显破败之小寺,也曾进殿磕头焚香、顶礼膜拜,但终究不知所寺何来。只觉灵光汇聚,近在烟村却又远离市井,是一处不可多得的清净之地。

第一次知道鹤庆有个松坡寺,是在拜读由田遇春先生选编、金灿先生撰写的《螺峰野色》一文后。其文载:“螺峰野色,是鹤庆鹤阳八景之一、在鹤庆县城西南方,整个景区以螺髻峰为中心,南有朝霞寺、霞清宫,后有松坡寺、二圣庵遗址,北有卧龙岗,前望黄龙潭,是一个集山、水、田、林、寺为一体的自然风景区。”廖廖数语,道出了鹤阳“螺峰野色”之内涵及特点,只可惜该文囿于篇幅和侧重,未有更多文笔叙及遗址的具体方位。

说来也是机缘巧合。在七月一个晴好的周末早晨,本打算爬云峰山的,却在向上攀爬过程中,冥冥之中竟鬼使神差地走向了一个偏北的岔道。

在密集墓葬之间的小径七弯八拐后,又顺怪石间的缓坡行进了约十分钟许,来到了螺髻峰北边余脉消失处的一个小土岗。岗上古柏森森,与山下完全是另一番景象。在古柏掩映之下,一个石头砌就的小寺幡然在目,这便是此前上坟途经的小寺了。如今妻伯早已作古,沧桑小寺依然如旧,正可谓物是而人非。寺前的焚香池还在偶泛青烟,显然是在我之前早有信善来此敬香礼佛。我怀着虔诚之心进得简易低矮的山门,局促的小寺便一目了然了:正面是屋基很高的三楹正殿,院内三面则是翠柏拱卫。中殿供奉的是释加哞尼圣像,北殿供奉西方三圣像,南殿则是雷公、药王圣像,殿宇简陋,却是法像庄严。“五谷丰登”“佛光普照”的匾额更是寄予了广大信众的美好祈愿!坐在殿上小憩,微风徐来,已走得微汗涔涔的我,只觉凉意阵阵,一扫酷热之感。随眼东望,远山近水、禾稻烟村,尽收眼帘。

土岗北边,地势稍洼。先是有刺篱围就的几畦桑田,再北,又是一处翠柏摇曳之所。土岗和田畦形成一片台地,四面均为嶙峋岩地,唯此一片沃土。背后爬上百十米高陡坡,是松树遍地的二道槽;前面二百来米的峭壁下,便是膏腴的鹤川大地。

翠柏摇曳之处是何居所?好奇之心趋使我北行探幽。顺桑田高埂下的野径前往,虽荒草漫道、灌木斜伸,仍依稀可辩路的模样。

只须三五分钟的样子,便来到了翠柏繁生处。近前,方知柏树种植有序、排列俨然。最东是一排南北向的,正中顺坡向西则留一甬道,甬道两旁亦是齐整种植的柏树,再外围四围,不管什么方向的树下,一律有用小石块围就的、或高或低的围埂。树不是很高,大部分是五六米高的样子,也不是寺观特有的刺柏、扁柏,而是速生的新品柏,显然,现在的柏树不是原有的古柏留存,而是后来人按原有建筑基础有序围种。

顺柏树掩映的甬道拾土级而上(原来应为石阶),呈明显的三台平地,看样子应为建筑毁前一进三院的格局。第一台地被多条围埂分割成若干小块,还偶见早已枯死的桑树,显然此处曾被多个农户耕种、后又弃耕。上得第二台,南边一个大半圆形土坑很是显眼,极象其它古寺的放生池模样,虽四周石块已尽数无存,但坑身形制完整,绝不会是后人随意挖就;北边则是座北面南的厢房基础,此处尚可见几块较大面石。在石基前的平地上,荒草之下可见五六个圆形柱礅围成一圈,这应该是后人挪来休息乘凉之处。第三台较高,正中虽还有土台阶痕迹,但上边被石块垒高后无法上去。取侧道上到台上,也是被石埂分割成三大块,这应该就是正殿的位置了。此台地势宽大,至少应有五楹的位置。

此处虽多石头围埂,但找不到较大规整石块。在我的努力搜寻之下,只找到了几块圆形柱礅、零星散落于石围埂中间的瓦砾和雕花断砖。

20150704_091630

 

从以上种种迹象、遗迹所处地势及布局看,显然这是一处古寺遗址!整齐栽种的柏树定是附近信善为了防止寺产被侵而采取的行为。那么,这具遗址的前世又是什么古寺观呢?

据宾川籍崇祯十五年进士曾高捷所撰《毗尼庵记》载:郡城西山半,有胜地曰松坡,曲屈款斜,石磴盘桓,如鹫环拥…凌崖一壁,苍翠葱郁,东望宝峰绚彩,插汉摩云;北望雪岳堆琼,干宵映日;西南豸角,过峡横亘象眠;俯瞰郡中灵潭,则如镜出奁,漾江则如襟垂带,逶迤澄湛,光滢万顷。直扶舆奥区,天竺胜境也。旧有刹,剥落久矣,信善杨子洪祥,夙种菩提,雅慕般若,目击荒废,勃发善心。解橐出白金若干,诹日卜地于旧寺右,诛茅凿石,鸠工独创,成殿宇共若干楹。…工既讫,禅师白云,代为乞予言,以镌之石,并求题寺名。予惟有此善信,作智慧因,安得以不文,辜其善意,遂之名曰“毗尼庵”。

从该记可以看出,明崇祯以前在现在松坡寺的位置“有刹”,只是“剥落久矣”。崇祯年间重建的毗尼庵位于“旧寺右”,即上文所述松坡寺北稍洼处的松柏摇曳之所。无疑,该处至少作为毗尼庵存在过。南北两处均在各朝代寺庙兴废过。

明郡守张学懋《飞禅寺》诗云:“履蹑飞禅寺,清幽甲一方。炉烟焚柏叶,花鬘撷丁香。鹤度松坡月,禅衣藓壁霜。坐令疏懒者,身世顾相忘。”从该诗可以看出,在“松坡”这个地方,明代还曾出现过一个叫“飞禅寺”的寺观,但不明确具体位置是在南边高台处还是北边稍洼处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崇祯作为明朝最后一个朝代,张学懋描写的飞禅寺应在毗尼庵之前。

清光宣年间浙江江阴慕客张继昭,留存后世诗作颇多,其中大半为描写鹤庆之作。单单涉及松坡寺的诗作就达五首之多。其《游松坡寺》诗云:“松坡两寺距西东,上寺稍高下寺低。老树参空佛殿古,全城在目女墙齐。阶前丹桂金千粟,潭底黄龙水一溪。安得常超尘世外,看人奔走笑人迷。”《游松坡至朝霞寺和吴衡斋广文韵》:“鹤拓西山好洞天,偕游偶结出尘缘。清斋菜色雏僧苦,朝日霞光古佛圆。下界云雷秋稻稔,上方楼阁暮钟连。临溪漫共三长啸,且赋新诗质皎然。”《其二》诗:“松柏千寻衬寺低,岁寒山静乱鸦啼。树喧鼠蠹嗟经啮,径杂牛羊任客迷。昔日布金何跃跃?当前驻锡奈栖栖!来游已重伽蓝感,耳畔狂歌又凤兮。”《其三》诗:“朝露朝霞不定天,儒家兴废释家缘。象龙两腋终相拱,日月对明光对圆。错落寮因地造,玲珑殿壑仗云连。如斯奇景凭谁绘?腹稿留藏待巨然。”《其四》诗:“驻马松坡寺厌低,朝霞再上有莺啼。弓江作带远犹抱,石宝当门正不迷。摇落秋光惊岁晚,颓斜巨厦感真栖。何堪山隰榛苓少,执辔硕人悲简兮。”

从其诗作可以看出,在清末松坡这个地方,有南北两寺并存,老树、古佛殿、女墙、丹桂俱在,“昔日布金何跃跃?当前驻锡奈栖栖!”描绘的应为松坡寺辉煌鼎盛之后的萧条时期。“朝露朝霞不定天,儒家兴废释家缘。”两句感慨亦可以得到上述印证。从游松坡寺至朝霞寺的四首即兴诗,则可以看出当时松坡寺到朝霞寺一路可以执辔骑马,有溪、有树、有莺啼,各寺均不缺水,风景宜人。

水是万物之灵,有了水,朝霞、松坡各寺才有了绵延相承的可能,也才有了松坡之上的二道槽、卧龙岗上诸如喜足庵、妙香城等寺观的兴废。

松坡现在虽然缺水,但顺着螺髻峰后的山谷一直往南线路,仍可清晰地发现原来引水渠的痕迹,可以印证古诗所描绘的“临溪长啸”并非妄言,也才有寺庙荒废后农户在寺基上种桑的可能。

当地史志专家认为,鹤庆的寺庙始于唐宋,兴于明清,毁于国初。松坡寺在不断的轮回、兴废过程中,先后有不同的名字,地点或左或右,但均因存在的土岗叫松坡,后人把出现在这里的寺庙习惯性地叫做“松坡寺”了。

寺庙为何多毁于国初?年纪稍长者都知道,文化革命中的“破四旧”呗。在那场运动中,多少国粹、文化被永久摧毁。当然,松坡寺的最后宿命还与黄龙潭水库的多次修建、扩建脱不开干系。现在为游人步道下的老坝埂,在每年五、六月放干潭水之后,便可以看见大量规整的条石、墓碑、甚至是碾槽,也就是说,在当年扩建水潭时,为减少工量和支出,就近取材,毁坏了大量的墓葬、寺庙等建筑。为什么现在的松坡寺遗址找不到规整条石,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明清兴佛是统治阶级出于统治的需要,现在兴佛则更多出于丰富物质文化生活的动机。松坡寺南边的朝霞寺、峰顶寺,北边的天池寺,近年来或由政府拨款(文保部门),或由信众筹集,均得以不同程度的修复。对面龙华山上的妙明居,则由政府出资修路、私人老板投资修庙的方式,经过几年努力,已修复得有模有样,古桂、古橙得到保护,成为了假日休闲的一个不错选择。

松坡寺近在县城边上,与西边的公租房、廉租房更是垂手之隔,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,松坡寺也会效仿朝霞、妙明之举,悄悄地在我不知不觉间,将昔日繁盛的松坡胜境已恢复得有模有样。鹤庆文化长廊的往南延伸是一个最好的契机,但不知长廊如何走向?公家或是私人又是否将这一契机提上了议事日程?

妙香城、喜足庵等众多庙宇现仅仅存在于古籍,因毁损年代久远,遗址都已荡然无存。我不希望松坡寺也将仅仅存在于老人们讲古的记忆中。

主要参考文献:《鹤庆明清选文辑略(2007)》。

投稿邮箱:【 toutiaowang111 @163.com 】
返回顶部
上一页    下一页   返回首页
文章获评星级:
网站推荐理由: 感染力强, 细腻感人, 意境优美
本文作者权利:
权利时效起止: 自登载日起一个月
原创文学
调研之窗
案例评析
文章信息
荣誉殿堂
相关文章  
松坡寺遗址探幽
合法流转且经权属证书确认的农村承包土...
助理审判员能否担任审判长?
题鹤庆景观长廊
正月初六登云峰山
父债子还并非天经地义
上一条信息:那些陪伴我的树 下一条信息:英雄烈士不容亵渎
总浏览数:   在线人数:   投稿人数:11205   头条网  版权所有 ©2015   本网站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,转载内容请注明出处。
网址:http://www.toutiao111.com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陕ICP备15011240号
咸阳网站建设 咸阳网络公司 咸阳微信营销 八五互联 念儿工具 八百号影院 BEYOND音乐视频